对抗新型冠状病毒 我们能从非典中汲取什么经验?

  原标题:对抗新型冠状病毒,能从抗击非典中汲取什么经验?

  对抗新型冠状病毒 我们能从非典中汲取什么经验?

  疫情暴发时,增强疫情信息的透明度、可信度和及时性,加强国内和国际合作,利用各种资源来鉴别病原体,让国际社会共同参与——这是SARS给我们留下的宝贵教训。

  2019年末,武汉暴发“不明原因肺炎”。2020年1月9日,以中国疾控中心徐建国院士为首的团队向公众发布消息称,在武汉的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体内分离并检测到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发稿时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月19日22时,武汉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98例,其中治愈25例,死亡3例。

  经历过2003年非典疫情的人对冠状病毒不会陌生。那场可怕传染病的病原体正是一种冠状病毒。如今,与SARS病毒相近的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大陆卷土重来,我们应该怎样应对?本世纪以来,高致病性冠状病毒在人类社会已出现三次暴发(SARS、MERS以及本次不明肺炎),过往的防疫战斗能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我们该怎样渡过眼前的疫情?

  “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军事家孙子这样描述一支强大的军队。

  疾和病组成疾病。疾,在汉语中也有快的意思。用“疾如风”“侵掠如火”来形容一场烈性传染病的传播扩散是毫不夸张的。

  人类的历史也是跟传染病做斗争的历史。天花、鼠疫、流感、艾滋病导致的死亡人口超过数亿,也因此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在此过程中,高致病性*冠状病毒(coronavirus)一直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从未在历史记录中留下大暴发的记录。在SARS病毒发现之前,人类已知的冠状病毒主要有两种:TGEV (Transmissible gastroenteritis coronavirus) 是一种感染猪的病原体, IBV (Avian infectious bronchitis virus) 是一种感染家禽的病原体。这两种病毒在畜牧兽医行业具有重要性,但并不会感染人。会感染人的冠状病毒,如Coronavirus HCoV-OC43、HCoV-229E,通常只会引起普通的感冒症状,罕有引起严重疾病的报告。因此,冠状病毒研究未能得到重视。在非典之后,另有两种低致病性冠状病毒被发现,分别是 HCoV-NL63、HCoV-HKU1。还有两种高致病性冠状病毒,它们分别是2012年发现的中东呼吸道病毒 MERS-CoV和最近武汉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WHO暂命名为2019-nCoronavirus)[1]。

  *注:病毒的高、低致病性是指对人类而言。

  一不被重视的研究

  虽然非典已经过去了18年,宾夕法尼亚大学的Susan Weiss教授仍然对一个电话记忆犹新。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Ralph Baric教授告诉她:“我的天!是一种冠状病毒!”

  Weiss 博士和Baric博士是世界上最早研究冠状病毒的一批科学家。上世纪80年代初,他们开始研究一种鼠肝炎病毒(mouse hepatitis virus ,MHV),这种病毒能感染小鼠,根据感染方式不同,它可以导致肝炎或脑炎。MHV不能感染人,可以作为一种模式病毒用来研究冠状病毒。2002年,Baric和Weiss合作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以片段组装为基础的鼠肝炎病毒反向遗传系统,依靠这套系统,科学家可以对病毒基因组进行遗传操作,以研究病毒的致病机理[2]。

  科学研究是需要经费的,即便是取得了这样的重要进展,Baric依然举步维艰,申请经费屡次被驳回——没有资助,意味着他的研究无法开展了。我们可以脑补一下经费申请的审议过程:“这种病毒重要吗”“不重要”“它能感染人吗”“不能”“那你研究它干什么”“……”回忆起这段艰难的时刻,Baric说,他欲哭无泪,坐在办公室开始思考未来的职业道路,如果必须要放弃钟爱的科研事业,他会考虑去做一个救生员或游泳教练。然而,非典的暴发改变了他的命运。当得知这场传染病的罪魁祸首是冠状病毒的时候,他给Weiss打了电话,于是就出现了本节开头的那一幕。

  基础研究看似毫无用处,但是MHV的研究为后来发现和鉴定出“非典是由冠状病毒导致的”提供了非常好的科学基础。如果没有早先看似无用的MHV的研究,人类无法得知冠状病毒是什么样子的,也就无法根据电镜结果判断出非典是一种冠状病毒导致的疾病。

   图1 A冠状病毒颗粒示意图;B 冠状病毒在电子显微镜下的形态。(来源:美国CDC网站)

  图1A冠状病毒颗粒示意图;B冠状病毒在电子显微镜下的形态。(来源:美国CDC网站)

  冠状病毒的名字源自于它的形态:在电子显微镜下,这种病毒颗粒看起来像一顶王冠。以形态得名的病毒还有轮状病毒、杯状病毒等。冠状病毒属于套式病毒目(Nidovirales)冠状病毒科 (Coronaviridae)。冠状病毒科病毒含有四个病毒属,分别为 Alphacoronavirus, Betacoronavirus, Deltacoronavirus以及 Gammacoronavirus。高致病性的冠状病毒SARS-CoV和MERS-CoV,以及用于研究冠状病毒分子病毒学的模式病毒MHV均属于Betacoronavirus。这种病毒的基因组是一条单股正链RNA,长度约为30,0000个核酸,属于基因组最大的RNA病毒之一。这个基因组既可以作为信使RNA(mRNA)翻译成蛋白质,也可以作为模版合成负链RNA。不同于很多正链RNA病毒,套式病毒目的病毒以基因组为模版合成亚基因组负链RNA(subgenomic RNA),然后再以亚基因组负链RNA为模版合成亚基因组正链RNA,它们可以做为信使RNA翻译成病毒的各种蛋白质[2]。

  图2。 鼠肝炎病毒的基因组。(引自ViralZone网站)

  图2。鼠肝炎病毒的基因组。(引自ViralZone网站)

本文标签

热门推荐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