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杭州富二代女人,身价超百亿,如今39岁却还不结婚,为啥?

2013年,娃哈哈的年营收创了新高,达到了783亿元。

谁也没想到,这竟然成为了哇哈哈的高峰值。

2014年,娃哈哈的年营收下跌不明显,有728亿。可到了2015年,就只有495亿了。

2017年,眼看年营收已经下跌至450.73,集团认为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营销的操盘手,以及市场总监年龄老化,已经跟不上新生代消费者的思维和行为。

因此,集团决定任命集团公主宗馥莉担任品牌公关部部长一职,期望她能力挽狂澜于危时。

新官上任三把火,本无可厚非。

没想到的是,宗馥莉一上台,就终止了与王力宏的合作,还直言:“他年纪大了,大众对他有审美疲劳。”

一石激起千层浪,消息一出,人人都觉得这位娃哈哈公主情商有待提高。

要知道,王力宏作为娃哈哈的广告形象大使,与娃哈哈已经合作了20年,广告费并且始终没有涨价,在业内已经成为了一段佳话。

可是,宗馥莉真的是个没情商的富二代吗?

今天,我就一起来看看宗馥莉的故事。

孤独的年少时光

1982年,宗馥莉出生于浙江杭州。此时,父亲宗庆后还是杭州工农校办厂的一名业务员。

5年之后,杭州上海校办企业经销部的招牌被摘了下来,暂时还没有换上新的。

此时宗馥莉还不知道,这里将成为他们家的新起点,而她也不得不过早地过上独立的生活。

她只是朦胧地觉得,父母亲更加忙了,即便吃饭时,两人都是匆匆忙忙扒几口,便又出去了,留下她一个人细嚼慢咽。

两年之后,娃哈哈营养食品厂挂牌成立,宗馥莉跟着父母亲搬进了厂里,每每听见有人恭敬地叫父亲厂子,她会觉得父亲真厉害。

可是,越是厉害的父亲,越没有时间来陪伴她。

厂里的人倒是很多,人来人往的,还有一些刚刚大学中专毕业的哥哥姐姐。

不少人看见她后,会唤她一声小莉。但是很少有人会在她身边停下来,与她聊天谈心。

大家都步履冲冲,每天就像陀螺一样,旋转个不停。

宗馥莉学会了一个人玩耍,一个人上学放学写作业。

放假时,她就在厂里四处溜达,逛累了就回宿舍看《黑猫警长》,到了饭点,就主动到食堂打饭吃;天晚了,自己回宿舍上床睡觉。

往往很多时候,睡前是她一个人,醒来后,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即便偶尔能见到父母亲,却在看见他们疲惫的身影时,将想撒娇的心思埋在心底。

家长会父母亲不能如约而至,久而久之,她也习以为常。

她没有仔细研究过,这种习以为常是出于自己内心深处对父母的理解,还是因为失望次数太多,已经明白,没有期待,就没有失望的道理了。

小小年纪的她,只觉得孤单如影随形。

唯一能让她觉得酷的地方就是,有很多小事情她可以自己拿主意了。这无形之中成就了她独立自主的性格特点,却也偶尔独立过头,不服管、不服教,让人觉得乖巧的她,也有性子野的一面。

毕竟,在那个年龄阶段,她完全不知道娃哈哈在经历些什么。

学成归国展拳脚

1991年,宗庆后用8000万并购了杭州罐头有限公司后,将娃哈哈食品厂更名为娃哈哈食品集团公司。

宗馥莉在杭州市第二中学读初中时,娃哈哈开始向省外扩建,走上了“西进北上”之路。

据统计,娃哈哈于1994年并购了重庆涪陵地区3家特困企业,建立了第一家省外分公司之后,先后在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建立了近200家分公司。

此后,宗庆后于1996年推出了娃哈哈纯净水,在1998年创造出“中国自己的可乐”非常可乐,奠定了娃哈哈在国内龙头企业的地位,并于同年邀请王力宏担任品牌代言人。

快速的发展,需要与时俱进地管理人才。

1996年,家里一致决定让初中毕业的宗馥莉前往美国去读高中,为她将来接管娃哈哈奠定基础。

宗馥莉明白,父亲虽然很少管自己,但一旦他开口,自己只有服从的份儿。

何况,对于自己而言,在国内读书和出国求学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反正生活上的事情和学习上的事情,基本都需要靠她自己独立面对和解决。

因此,1996年,才14岁的宗馥莉踏上了美国的求学之路。

2000年高中毕业后,应父亲要求,她进入洛杉矶佩珀代因大学主攻国际商务专业。

对于大学毕业之后的去向,父女两倒是没有任何分歧,那就是回国。

2004年,宗馥莉回国进入娃哈哈相关企业,从基层开始工作,先后在生产基地、日化产品和童装领域锻炼。

3年之后,宗馥莉的能力得到父亲的认可,被允许进入娃哈哈旗下的宏盛集团,开始独当一面。

虽然站在父亲这个巨人的肩膀之上,宗馥莉却并不只想靠着大树好乘凉。

集团中,每天最早上班的是她,晚上最晚下班的,还是她。

她借助于自己所学,凭借着自己的商业头脑,和激进的做派,成功地开了20多家饮料工厂,将宏盛的商业版图扩展至华中、华南和华北多个省市。

在宗馥莉的带领下,宏盛为整个娃哈哈集团贡献了三分之一的营业额。

可谓是,做得风生水起。

宗馥莉堪称完美的答卷,让宗庆后非常满意。2010年,宗馥莉开始出任娃哈哈旗下新成立的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借助于自己的专业所长,管理整个集团的进出口业务。

但因为她常常说出一些惊涛骇浪的言辞,让人瞠目结舌,外人反而很容易忽略她取得的成绩。

语不惊人死不休

或许是从小就独立自主惯了,后期又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又或许是性格使然,宗馥莉自我意识特别强,也特别想证明自己。

这些无不体现在她的言行举止之中。

很多公共场合,她说起话来不仅直来直往,不留情面,言语之间也让人觉得,她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味。

比如,当被问及和父亲的关系,和如何评价父亲时,她声称:

我爸爸不爱我,他太严厉,还独权。他对我的学业选择、择偶标准、乃至工作规划都要严苛管制,让我生活得毫无幸福感。我父亲人情世故比我强,公司管理制度方面,我比我爸更好。

当有人问她当富二代是什么感觉时,她说道:

从事实上说,我确实是一个富二代。但是,更准确地说,我更是一个创二代。我不想做继承者。为什么一定要继承呢?如果我做得成功,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哇哈哈。

前者公开向父亲叫板的行为,虽然可以解读为,她对于长期在父亲压力下生活与工作的反抗,以及在新形势下,新旧管理理念的碰撞,那么,后面的话则彰显了她的野心。

即便外界都认为她有些好高骛远,然而,将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可是,接下来的话,却让人直呼,她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花费太多精力跟zf打交道很令人头疼,zf需要面对我们这一代,我们永远不可能像我老爸那一代一样。如果这点不能改变,正是有可能,将来就把企业搬出去了。李嘉诚都已经搬出去了呀。

网友纷纷断言,她的情商有待提高。

其实,她当真是情商堪忧吗?

或许,只是一个压抑的灵魂,急切地想表达自己,证明自己,却又没有掌握这个世界说话的规则吧。

商海折戟走弯路

如果说,那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还并没有给宗馥莉带来实质性的伤害,那么,在接下来想展示自己、证明自己的道路上,宗馥莉便走了不少弯路。

2016年,宗馥莉不顾父亲的反对,直接推出了与娃哈哈亲民价格完全相反的,以自己的英文名命名的一系列高端定制果汁饮料KellyOne。

这一系列的产品,保质期短、价格却昂贵,因此推出后基本无人问津,最终只有一两款产品还在杭州本地销售,近况堪忧。

这次尝试失败后,她调转了方向。

我国有十大不上市公司,华为集团,老干妈,立白集团,娃哈哈,正威国际,江苏太平洋建设集团,西北,万达集团,青山控股和Oppo。

宗庆后一直秉承着“不为钱而上市”的宗旨,认为娃哈哈不是“劣币”,没有上市的必要。

可在新的形势下,宗馥莉认为,上市是必经之路。

为此,2017年,听闻在港交所上市的中国糖果公司有出售股权的意向时,她以高出中国糖果1.7亿的价格,准备收购中国糖果50%的股权,有控股中国糖果,借壳上市打算。

谁知,消息传出去之后,中国糖果的股票飙升,宗馥莉最终的5.7亿元只能购买到26%的股票,收购失败。

而其他资本在股票暴涨至高价时,又乘机抛售了手中股票。

宗馥莉收购失败的消息一经传出,中国糖果的股票暴跌,比之前更不值钱。

这也最终导致宗馥莉手中的股票成为仙股股权,几个亿直接打了水漂。

2017年,娃哈哈年营已从2014年的728亿,下跌至450.73,集团认为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营销的操盘手,以及市场总监年龄老化,已经跟不上新生代消费者的思维和行为。

因此,决定任命宗馥莉担任品牌公关部部长一职,期望她能力挽狂澜于危时。

原本以为被资本摆了一道的宗馥莉会变得谨言慎行一些,谁知才进入娃哈哈集团公关部,就闹出了公关事件。

宗馥莉刚上任,就宣布与跟娃哈哈有了20年合作的王力宏解约。

在被问及原因时,她口口声声在问:

“我可以说吗?这样太伤人了。"

接着又直言不讳:

因为他年纪大了,大众会产生审美疲劳。

她的惊天言语再次引起轩然大波,甚至还上了热搜。

其实,这次“惹祸上身”,归根结底,是宗馥莉想破除娃哈哈旧体制、旧形象的一次试刀。

只是,话确实难听,事儿做得也确实有点难看。

虽说后来她在媒体前面也有补救这次的失言,但大家都明白个中缘由,并不买账。

这也难怪大众称她为女版王思聪,说她语不惊人死不休了。

锋芒收敛成自我

可宗馥莉到底是不同于王思聪的。

即便屡次受挫,甚至也消极地说过:“80后这一代的企业家很难成功“这样的话,但她始终没有放弃自己前进的步伐。

如今,时隔两年多,宗馥莉已经锋芒内敛,开始对娃哈哈进行创新改造。

因为身兼数职,她上午在宏盛处理工作,下午在娃哈哈负责品牌和部分销售工作,并对应如今的市场,与电商、潮流相结合,做出了“破圈之旅”。

虽说,她该辞退就辞退,且不拘一格地提拔人才的思维和处事方式,得罪了不少老员工,但她事事注重规则与效率的“铁娘子”风范,却也是一个公司急于脱困时应有的手腕。

而在生活中,她既不愿与老一辈的企业家前辈交际,也不愿与新生代创业明星及富二代们多做交流,反而是,有时间了就去听听交响乐,或者逛一逛艺术展览。

在被问及如何看待父亲担忧她的亲事,为她征婚时,她霸气回应:“我从未恨嫁过。”

这个时代,早已不是身为女子,就非要结婚生子、围绕丈夫孩子灶台过日子的年代。

像宗馥莉这样独立自主的女性,更能看清自己的价值,并对婚姻报以客观的态度,缘来缘去皆随缘。

与此同时,从2007年开始,她就致力于做慈善,不仅向多所大学捐赠教育基金,还成立了自己的慈善基金会。

面对记者的提问,她回道:

有人用一亿元可以去买一架私人飞机,或者一艘豪华游艇,但对我来说,捐赠并高效地培养出食品领域的职业人才更有意义。

简直可以称之为,人间清醒。

虽说是站在父亲的肩膀上,但她也开出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之花。

宗馥莉的身价,已经至少超过百亿。

这些年,她先后被授予浙江经济年度人物、风云浙商、浙商新星、经济年度人物新锐奖等。

并多次入围亚太区女性商界领袖50强、中国商界女性排行榜、胡润慈善榜、中国最具影响力30位商界女性·商界木兰等。

日前,在钱塘江畔举办的,2020年“风云杭商”名单揭晓活动中,宗馥莉也获此殊荣。

大家对宗馥莉怎么看呢?

-end-

参考资料:

《谈谈被妖魔化的宗馥莉》《5年缩水300亿,宗馥莉能救得了娃哈哈吗?》

本文标签

热门推荐

精彩图文